山东高速(600350.CN)

山东高速金融接连亏损 大股东旗下支付公司拟单独上市

时间:20-03-03 19:14    来源:中国经济网

日前,中国山东高速(600350)金融(00412.HK)发布业绩预告,预期2019年度集团将录得亏损较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九个月的经审核亏损大幅增加。同时《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公司最为主要的主营业务融资租赁近两年都出现了亏损。

对于未来会采取何种措施拉动盈利能力,中国山东高速金融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具体措施暂不便回应,但未来会与大股东方山东高速集团(以下简称“山高集团”)进一步探讨双方的合作,体现协同效应。

减值数额进一步扩大

中国山东高速金融在此次公告中披露了有关坚瑞沃能(300116.SZ)重组计划,坚瑞沃能已根据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9年9月30日之裁决进行清盘重组程序。为了确保坚瑞重组计划顺利执行,坚瑞沃能已就山高国际租赁于坚瑞融资租赁协议项下之申索连同若干相关估值费用及诉讼费用合共人民币3.68亿元制定山高调整及赔偿计划。

同时,公司已于2019年6月30日就陕西坚瑞融资租赁安排做出了0.6亿元的减值。而根据此次调整和赔偿计划,逾期公司将无法收回相关申索款项的大部分金额。就此,集团将对截至2019年12月31日止的相关款项作进一步减值。

记者了解到,中国山东高速金融于2018年1月26日与坚瑞沃能之全资附属公司沃特玛电池签订了融资租赁协议。不过坚瑞沃能在2017年年末显现债务危机,虽然直至2018年4月正式发布公告称公司整体债务221.38亿元。但2017年年报也显示了净利润-36.84亿元等基本信息。这些信息中国山东高速金融在签订协议时是否有进行参考?公司在进行融资租赁时,一般看重哪些方面?

对此,中国山东高速金融相关负责人表示,借贷方的财务能力、市场风险、回报率都会在前期的合作评估中纳入参考要素。而集团在进行融资租赁交易前,主要以风险及收益为主要考虑点。对于任何行业或项目,集团都会作考虑。另外,山高集团拥有具规模及高效益的创新金融产业,以及资源及渠道优势。集团将积极与山高集团探讨双方进一步业务合作,体现协同效应。

此次公告还显示,根据集团对截至2019年度未经审核综合管理账目的初步评估,预期于截至2019年12月31日止年度,集团将取得亏损较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9个月的经审核亏损大幅增加。其主要原因除了上述的坚瑞沃能重组事宜外,还于年内其中一项金融资产的公平值取得重大亏损及相关资产于年内重大减值拨备,唯须待审阅、确认及审核后,方可作实。

港股上市主体的中国山东高速金融,原名中国新金融,在2016年9月山高集团以16.21亿元收购其28.45%股权,成为第一大股东。由此,2017年的上市主体营业额较2016年同比增长99.5%。年内盈利受公平值收益影响达到1.59亿港元。

然而好景不长,中国山东高速金融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亏损达6.91亿港元;2019年中报显示,公司半年亏损达16.09亿港元,亏损原因都涉及股票市场波动以及金融资产重大减值拨备。其中,融资租赁业务在2018年亏损4.65亿港元,亏损主要受到减值和商誉减值影响。2019年上半年亏损1.39亿港元,亏损减少的原因在于业务的拓展使得收入大幅增加所致。

有某融资租赁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2018年受到整体市场环境的影响,整个行业中的企业生存发展一方面存在较大系统风险,另一方面业务拓展的融资渠道受限制,整体经营是较为困难的。但目前情况有所缓解,相信整个行业会逐渐向好。

除了融资租赁外,记者还注意到,公司主要业务之一的金融科技板块包括“山东高速金服”。据记者了解,该P2P平台所在的深圳市目前对辖内平台以引导清退为主。通过山东高速金服的官网可以看到,目前所有的投资项目都处于满额状态,无法新增投资。2020年1月的运营报告显示,目前平台的借贷余额为1.93亿元人民币。当前的出借人数量1494人,借款人数量442人。

鉴于山东高速金服目前仍有出借人和借款人,但又没有可供投资的项目。目前平台的运营是怎样的情况? 是否有清退的意愿?对此,上述负责人表示,目前平台仍在健康运营。

大股东旗下支付欲上市

事实上,中国山东高速金融是为山高集团境外业务的投资平台,其在境内还控股了威海市商业银行、泰山财产保险;设立境内投资平台山东高速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主要业务为私募基金和融资租赁;设立信联支付公司。

记者对比多家主营高速路桥的上市企业发现,不少企业也都有金融板块如下设融资租赁公司、入股信托或保险公司,也有企业设立了小贷公司等等。但山东高速布局的金融版图较大部分同业更广,金融资产占比也更多。

那么,主营高速路桥的企业做金融业务的考虑是什么? 在联合信用评级有限公司发布的《2017年中国高速公路行业研究报告》中就表示,高速公路企业发展方面我国高速公路的特许经营权有时间限制,而路产多为20世纪90年代或21世纪初投入使用,平均使用年限达15年,目前剩余收费年限正从相对充裕转为逐步紧张,其对高速公路企业发展的限制作用将越来越明显,即使获得一定的期限延长,也迟早要面对到期的困境,高速公路企业主要依靠通行费的发展模式受到一定制约。

为应对这一问题,结合目前高速公路公司大股东多为地方国资委或背景强大、实力雄厚的大公司。充沛的资金加之政府背景为多元化经营铺平了道路,于是不少高速公路企业涉足金融、房地产等领域,多元化经营或为高速公路企业打开新的发展空间。

值得注意的是,山高集团的

主营业务性质与近来火热的ETC业务有着天然的契合。目前,集团旗下的信联支付是全国唯一一家同时具备高速ETC发卡和第三方支付功能的机构。

同时具备两种业务将会带来怎样的好处? 对此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黄大智向记者表示,对于ETC业务而言,发卡后需要对接支付方式,一种操作是直接与银行对接,另一种是与第三方支付公司对接,通常后者因为已经接入了多家银行更为便捷,但需要支付一笔手续费用。而发卡与支付一体后,对接与沟通协同的成本就可以降低。

同时,股东方主营高速路桥为ETC业务带来优势,首先信联支付可以直接对接股东辐射范围内的ETC业务;其次,股东方可以提供其积累的信用信息,以便提供ETC增值服务比如运费融资等。不过,在股东辐射范围外,由于互联网系的支付公司导流规模大,对比其他支付公司在ETC业务方面还是竞争力更大。

那么,依托近来ETC的政策密集出台,信联支付是否也在大力发展ETC业务,目前的成果如何?

对此,记者从信联支付官方信息中了解到,信联支付2019年进行了ETC推广与混改工作,拓展了ETC应用场景,业务增长迅速,新增发行ETC1300万台。营业收入、利润总额均实现大幅增长。同时,2020年公司指定的发展目标为:持续打造ETC生态圈,确保实现H股上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