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高速(600350.CN)

警方介入民创爆雷事件 关键人物周治或已“失联”

时间:20-07-25 17:18    来源:和讯

红周刊 记者 | 惠凯

民创集团爆雷事件愈演愈烈,原定于7月20日进行兑付,但时间点已过,而兑付一说成泡影。目前,已有多位投资人已向武汉、深圳等地的证监局和地方公安部门反映情况。在此次事件中,民创集团股东股权转让事项还涉及公章造假一事,对此,兴民智通(002355,股吧)大股东四川盛邦已向公安机关报案。

自今年春节后出现兑付逾期以来,民创集团存续规模高达70亿以上。原先的兑付计划是从7月20日开始偿付本金,但时点已过,所谓的兑付方案并未得到执行。目前,不少投资人已向武汉、深圳等地的证监局和地方公安部门反映情况。

《红周刊(博客,微博)》记者从投资人处了解到,民创董事长胡嘉敏已被公安部门调查。至于民创集团副董事长、兴民智通前实控人周治,据兴民智通7月21日公告,周治一直未对上市公司及大股东的问询作出回复。有投资人透露,周治可能已在6月初出境。

民创危局牵扯多家地方金交所

《红周刊》在今年6月份曾独家发表了《银行票据承兑巨头民创集团爆雷 兴民智通、博晖创新(300318,股吧)等公司被波及》一文,对民创爆雷事件做过详细分析。对于自己的爆雷,民创的官方解释是疫情原因。

一位民创的投资人李先生向《红周刊》记者透露,民创在2016年前还处于草创阶段,2016年时,有理财师团队管理经验的资邦金服(资邦金服是P2P平台唐小僧的母公司,2018年,唐小僧和资邦爆雷,震动业内)员工陈钟海加入了民创(职位为副总裁),他的入职加速了民创扩张进程。大致估算,民创2017年至今的累计募资规模在200亿左右(部分为滚动资金),资管产品的年化预期收益率大致在10%上下,加上理财师的佣金、城市总经理的提成,其实际年化成本约20%,即2017年以来仅支付给客户的收益就在40亿元以上,再加上公司运营支出,尤其是近几年民创购买了不少金融牌照和上市公司股权,费用支出巨大。

以“探行者一期尊享2号”产品为例,其募资规模6000万元,融资方为武汉探行者科技有限公司,承销商为成都创展金服,担保方是武汉海汇通金融服务有限公司。据天眼查显示,成都创展金服和武汉海汇通均为民创的关联方。《红周刊》记者注意到,该产品的收益率相当高,如购买额度≥100万元,则年化预期收益率达10.2%。

探行者一期尊享2号的挂牌场所是深圳亚太租赁资产交易中心(简称“亚租所”)。据《红周刊》记者调查,在民创的融资版图中,地方金交所占据了非常重要的地位。据记者不完全统计,多家公司曾在亚租所、天金所、银川产权交易中心等地方金交所发行产品,民创的关联方提供担保和承销。譬如,银川产权交易中心2018年挂牌的“三金达乐享1号”,其融资方为武汉市三金达贸易有限公司,承销商为深圳民投金服,武汉海汇通为其兑付出具了《担保承诺函》。

上述产品基本都宣称募资会投入到银行票据业务中,地方金交所承担认购资金账户的监督工作。但在兑付逾期后,不少投资人质疑民创通过空壳公司将资金挪用,因此也将维权矛头对准了金交所。

据天眼查,亚租所的前两大股东为深圳广金联合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广金所”)、山高(深圳)投资有限公司,二者来头都不小:广金所的控股股东为钜盛华,山高投资则是山东高速(600350)(600350,股吧)集团旗下的港股平台山东高速金融集团(0412.HK)的子公司。

至于银川产权交易中心,此前早已深度卷入先锋系爆雷事件中——先锋系的关联公司曾在银川产权交易中心挂牌多只产品。工商信息显示,银川产权交易中心的控股股东为暴风控股有限公司——实控人冯鑫曾是上市公司暴风集团(300431,股吧)实控人。2019年7月,冯鑫被批捕;今年7月初,暴风集团被深交所暂停上市。

7月20日兑付一说成空梦

新兑付方案或再次“画饼”

此前,《红周刊》此前刊发文章曾提到,民创集团给投资人提出了一份《客户到期资金兑付细则》,“自2020年6月中旬开始,产品发行人将逐步恢复兑付产品预期收益总月付、季付的到期收益”,自7月20日开始、逐步恢复到期客户的本金兑付,8月20日~8月30日,兑付全部延期产品的收益。

然而7月20日时间点已过,民创集团给出的本金兑付方案并没有得到执行。投资人李先生向《红周刊》记者表示,“没有任何进展,也没有兑付,之前的一切都是谎言”。

不过,在7月初,民创方面还向投资人提出了另一套以其持有资产来偿债的兑付方案。记者从投资人处获得的《资产转让抵偿协议》显示,民创集团承诺将四川盛邦创恒企业管理有限责任公司(简称“四川盛邦”)、上海久富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武汉普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武汉麦斯贝格有限公司的资产抵偿给投资人。

其中,四川盛邦除拥有兴民智通大股东股权外,还对联合创业集团有限公司享有9亿元本金的债权及相应利息,这部分债权由联合创业融资担保集团有限公司等公司承担连带担保责任。工商信息显示,联合创业集团、联合创业融资担保集团均为“先锋系”旗下企业。

《红周刊》记者获悉,上述债权和2018年民创试图收购网信证券有关,且双方一度接近达成协议。天眼查显示,联合创业集团持有网信证券55.6%的股权,但进入2019年后,随着先锋系爆雷、规模超700亿元,网信证券也麻烦不断。据《财新》报道,网信证券去年就被风险监控,且有辽宁证监局工作组入驻,收购行为由此被打断。

上海久富投资控股有限公司通过上海巴索投资等两家子公司,持有上海久富财富基金销售有限公司的全部股权。久富财富持有证监会颁发的基金销售牌照;武汉普德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则是成都创展保险经纪有限公司的全资股东,后者的重要资产是大泰金石基金销售有限公司。大泰金石也持有一张基金销售牌照;武汉麦斯贝格有限公司则通过子公司腾晟保险代理有限公司持有一张银保监会颁发的经营保险代理业务许可证,可开展互联网保险销售业务。

综合来看,上述4家企业拥有民创旗下除上市公司之外的大多数金融牌照。

不过,新兑付方案也存在很多缺陷:1,投资者人数众多,资产转让过程中很难办理变更登记手续;2,全体投资人受让资产后,可根据项目和资产的具体情况对资产进行处置变现。但同样因投资人数量太多,决策效率低下。如果组建投资人委员会,则如何选拔投资人代表也比较麻烦。

换言之,即便上述偿债方案为真,落地难度也不小。况且,两位投资人向《红周刊》记者反映,上述《资产转让抵偿协议》由民创员工转给客户,并未盖章,《协议》也未公布4家抵债公司的财务数据。因此两人对方案真实性有所怀疑,均未同意上述新方案。

涉民创爆雷,兴民智通两度吃关注函

民创爆雷波及多家上市公司。据上市公司公告,兴民智通的大股东为四川盛邦。工商信息显示,四川盛邦的6大股东均为武汉籍企业,公司执行董事为周治,他还曾是兴民智通的董事、实控人。有投资人向《红周刊》记者提供的资料显示,周治自2018年以来曾两次出席民创集团举办的论坛。总之,周治与民创集团互动频繁。

蹊跷的是,就在5月底,兴民智通发布公告称,四川盛邦与青岛创疆环保新能源公司签署协议,四川盛邦将持有的占上市公司总股本6.45%的股份转让给青岛创疆,并将上市公司20%的股份对应表决权委托给青岛创疆。交易完成后,青岛创疆成为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魏翔成为新实控人。

在此前的6月下旬,兴民智通副总经理杜女士曾通过微信向记者表示,魏翔和周治此前确实认识,“但理念不同、一直没有合作过”。杜女士解释,魏翔此前曾投资了不少氢能、半导体产业公司,都与汽车行业有关,基于行业原因,周治才把股权出让给魏翔。公开信息显示,兴民智通的原有主业是钢制车轮,近些年也试图向智能网联汽车领域转型,并收购了不少智能驾驶、汽车软件行业的公司。

对此,深交所在7月10日下发了《关注函》,要求兴民智通就《红周刊》报道中涉及的多个事项作出核实:周治的详细简历,是否曾在民创集团及其关联方任职,四川盛邦与青岛创疆是否存在互相代持等情形。

7月15日,兴民智通在回复交易所关注询函中称,“经网络查询工商登记信息,周治曾担任民创集团的关联方川归信息总经理兼执行董事、上海久富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监事,现任凤凰金控科技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并未就周治是否在民创任职一事作出直接回复。

回复公告的不专业也被律所吐槽。国浩律师事务所表示,兴民智通对周治履历的披露“存在一定的信息披露不准确、不完整的瑕疵”,不符合证监会、深交所《股票上市规则》等文件的要求。

就在回复函递交的当日,深交所再次下发《关注函》,要求上市公司就周治的个人信息等情况作出补充披露。

除了交易所在积极关注事态进展,兴民智通在7月份还收到了山东证监局的警示函。据上市公司7月8日公告,2018年下半年,上市公司与王志成(公司前实控人)之间发生了1亿元的关联交易,但未作出信披。证监局对上市公司、总经理高赫男发出警示函,并记入证券期货市场诚信档案。

7月23日,兴民智通公布了2020年半年报情况,上半年营收下降超3成,净利润从去年同期的盈利2000多万转为亏损1亿元。

公安介入

兴民智通前实控人周治或已出境

在民创久久不能兑付的情况下,6月下旬以来,投资人多次向公安经侦部门、金融办、证监部门等相关管辖部门投诉和举报。

《红周刊》记者获得的一份录音显示,有民创投资人和员工集体向深圳南山区经侦大队举报。一位负责接警的胡先生表示,民创一直在代销私募基金或金交所产品,按照深圳当地的文件规定,如基金资金被挪用、或涉嫌自融,则先由管理人属地的证监局行政核查,公安再决定是否立案。这段录音还证明,民创集团董事长胡嘉敏已被深圳公安所约谈,并提交企业经营期间的相关材料。

李先生透露,据其所知,“胡嘉敏已向武汉公安部门自首,把责任推给了周治”。而据上市公司一季报,博晖创新的第七大股东也叫胡嘉敏,与民创董事长疑似同一人,其持股市值超6000万元,若胡选择减持股份,很可能会对博晖创新股价走势产生负面冲击。

那么,周治现在是什么情况?在7月21日回复交易所关注函的公告中,兴民智通方面坦言,周治一直没有回复大股东四川盛邦对其的问询。而投资人之间则流传着如下信息:周治已在6月初出境去了柬埔寨,一直未回国。换言之,周治可能已经“失联”。对此,《红周刊》记者也多次拨打周治名片上的电话,但未获回复。杜女士表示,“公安已立案调查,还在等待调查结果。”

民创股东股权转让事项涉造假

四川盛邦目前已报案

另一方面,自5月以来,民创以及关联公司频繁变更法人、股东和办公地址等信息,民创和兴民智通的关系也随之明朗化。据天眼查,民创集团的原股东为深圳市民投金服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西藏三利投资有限公司,但7月6日,两家股东却把股权全部转让给了四川盛邦。

为何会有此次变更?结合前文报道,这可能跟新抵偿方案有关。不过在变更大股东的同时,民创集团的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总经理也变更为张敬科,原法人、董事总经理彭希退出。这引起了部分投资人的警惕。

彭希是民创集团的核心人物,曾多次代表民创拜会地方政府或知名企业。譬如有通稿显示,2019年3月,彭希、陈钟海带队赴洋河股份(002304,股吧)考察交流,洋河股份副总裁、董事兼董秘丛学年与财务负责任人接待了此次来访。

有意思的是,这次变更遭到了上市公司、以及四川盛邦的“打假”。在7月15给交易所的回复公告中,上市公司表示“(四川盛邦)近日通过网络查询工商登记信息,关注到四川盛邦创恒企业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变更成为民创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深圳市民投金服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两家公司单一股东,对于此次工商信息的变更情况,四川盛邦对此完全不知情”。四川盛邦还把工商档案提交司法鉴定,“如果存在伪章情况将即刻报案”。

那么这个公章是真还是伪呢?《红周刊》记者通过中间人看到了司法鉴定结果。据广东合众司法鉴定所出具的《文书司法鉴定意见书》显示,四川盛邦申请对《股权转让协议书》中关于深圳民投金服、四川盛邦、西藏三利的相关印章印文做了鉴定,结果显示:前述送检材料中,四川盛邦有关印章印文中的“川”、“邦”等多个字样与原始印章不一致,“差异特征反映出不是同一枚印章盖印的特点”。

基于此,四川盛邦认为,民创集团“涉嫌提交虚假材料取得2020年7月6日变更登记”。并于7月20日向深圳市场监督管理局南山监管局报案,南山监管局决定立案。

“兴民智通也是民创暴雷的受害者,也被民初所利用了。”杜女士向记者表示,民创多次“碰瓷”兴民智通,上市公司也苦不堪言。“而且既然民创信誓旦旦说盛邦的钱属于民创,为什么不采取司法手段申请处置?”话虽如此,但进入2020年以来,四川盛邦持续减持,其2019年底还持有兴民智通28%的股权,如今已减持至18.7%。

另外在7月23日,中微公司(688012,股吧)突然发布公告称,8家私募基金类型的股东计划通过询价方式转让其持股、其询价下限较市价有约10%的折价,其中就包括嘉兴橙色海岸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该基金持有中微公司的股票市值约13亿元。据天眼查,嘉兴橙色海岸(有限合伙)的股东之一是上海创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股东之一就是魏翔(也是兴民智通的新实控人)。《股东询价转让计划书》提示,转让方“存在出现突然情况导致股份被司法冻结、扣划而影响本次询价转让实施的风险”。

此前《红周刊》曾报道过,市面上一份重庆信托“渝信汇盈6号”信托计划的推介材料显示,嘉兴橙色海岸(有限合伙)的真正股东是周治,但又有重庆信托员工向记者否认了“渝信汇盈6号”的存在。那么,中微公司的这部分股权是否与周治有关呢?还是民创再次以虚假材料蒙骗外界?这又是民创事件中的另一个谜了。

(本文刊发于7月25日《红周刊》)

(文中提及个股仅为举例分析,非买卖建议。)

(责任编辑:季丽亚 HN003)

看全文